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yu | 24th Apr 2009 | 一般 | (10 Reads)

公司話要我部門加人?響呢個經濟咁低迷既環境,實在為自己既前途打左支強心針。

 

先排朋友同我講:好彩你當時揀左家電呢行,如果唔係…電子又死玩具又死,今日就唔咁自在坐響度同你食飯喇。我答:咁又唔係既,做電子做玩具又可能一早搵夠提早退休啦,仲駛為份工左騰右騰!況且,我部門一早精英制,即是一早就一個人做十個人野,想裁我地就搵鬼人肯做咯。

 

事實上,而家既工作量係我入公司時既十幾廿倍,老闆既要求就更高過以前十幾廿倍,下下要制度化,文件要齊全,記錄要清晰,試問ISO都包唔到DESIGN呢樣,我都算係隻傳奇既KINDER蛋,滿足到佢既何只三個願望!Anyway,慶幸未減人工之餘還送短週添加褔利,願老闆生意蒸蒸日上,共勉之!

 

yu | 25th Jun 2008 | 一般 | (46 Reads)

Picture

昨日下午3時,燒賣被發現全身僵硬伏屍籠內。壞消息由小鬼S致電給我得知,恍如情天霹靂,怪自己早一晚沒有和牠玩耍發覺異樣!以為吩咐好傭人A將牠用報紙包裹再放小紙箱,等我回家好好送牠上路,怎知……回到家後,她從紙箱裡拿出由透明膠袋包著的燒賣,努力地要我看一看燒賣的死狀,左邊面皮血肉無糊,眼睛可能凹陷,也可能不知所蹤,口張大得見到好多小牙…!簡直慘不忍睹!傭人A真大整蠱!

蝦餃,已被冠上殺人兇手之名。


yu | 30th Jul 2007 | 一般 | (243 Reads)

-

以前上體操學高低槓,在槓上打個筋斗,以為可以灑脫的落在軟墊上,怎知只聽見右足踝「勒」的一聲,整個人歪跌在地。Miss走過來扶起我之際,揭開地墊竟發現一片紅磚頭。當時給突如奇來的無妄之災搞得不知所措…完全無想過為甚麼會地墊下有塊磚…為甚麼我是第一個去示範…為甚麼學校無直接送我到急症室…為甚麼我會這麼倒霉…

-

-

之後的一段日子,我拖著像不屬於自己,踵脹如豬蹄的右腳,沒缺過一日課,還日日把豬蹄塞入鞋,沒一次拖鞋look示人,我知道這會延遲我的復原期,而且,更得了一個後遺症,就是穿不了high heel。每次嘗試穿上家姐們的high heel,腳踝都不期然地顫抖,更奇怪的是,左邊腳踝不曾受過傷,為甚麼它會陪著右邊的腳踝在顫抖?可能因為怕右邊的一倒下,它就獨力難支,全軍覆沒罷,真箇唇亡齒寒?

-

但為了要塑造一個較為完美的女性形態,我後來都嘗試穿過,只是鞋踭的高度不能超過二吋半。不過是命還是逃不了,兩次的嚴重重創令我更堅決放棄了High heel。一次是在巴士的中截樓梯滾落下層車廂;另一次是在公司附近的破爛長石階三級樓梯滾下,兩次都有深愛的人在旁,但可能滾下的姿態實在太失儀,深愛的人沒有及時給我扶一把,令我加強了放棄High heel的意志。

 -

 

最近,看到報章上二則小新聞。第一則,一群外籍女子穿起至少三吋的high heel跑步,為的是爭奪四千美元的獎金;另一則新聞則是某時裝show上,女模穿起六吋high heel 頻頻仆跌的醜態。

-

所以別管得是「女為悅己者容」好、還是「女為己悅者容」也好,穿得穩一雙經典high heel的,也都同時練就一身「蜻蜓點水」好輕功,女人!萬歲!

-

 (如果有喜歡穿high heel的男士,也給你叫聲男人萬歲啊!)

-


yu | 25th Jul 2007 | 一般 | (254 Reads)

-

習慣把做好的功課,練習簿,揭開要交的那頁,一本本的交替疊好,等交功課時更有效率;又喜歡將每日要上堂的書本,依先後次序的,—本本排列,等上堂時不致於癲三倒四…這些事情從小學一年級就開始的了…到了小學三年級,我開始為自己的暑假寫時間表溫習,至今我還保留了那本字體幼稚的熊貓手冊為證…但請不要以為這是爸媽嚴格紀律訓練的成果,請不要冤枉他們,試問家有七個小鬼,就是功課,他們一個都理不了!

-

長大了,看事情都一樣的黑白分明,朋友問我眼中為甚麼藏不下「灰色」?這麼的「完美主義」?我笑而不語。 

-

不會相信,只有男人能做到的事情(除了力氣、和滿足喜歡男人的女人例外罷)。所以最不喜歡許冠文棟篤笑說女人天生不懂搞甚麼預錄節目…高科技的家電東西!因為…家裡的影音器材都是自己一手一腳接駁的。 

-

朋友看我兒時的照片,笑說一看就知我是難纏的傢伙,別妄想在我面前可以做點壞事。我深信,要是我可以高一點點的話,絕對有理由相信我該是個「笨實」的模範警察!

-

朋友,我是個很好相處的傢伙,沒有壓力、很舒服嗎?…哼哼…可能我們的交往還沒那麼深刻啊…

-

朋友,我的執著,在有意無意間給你受了,硬食了嗎?請粉筆字的抹了它罷,不竟這是由小就自我栽植的成果…

-

…或許是惡果…

-


yu | 24th Jun 2007 | 一般 | (222 Reads)

-

響日本公幹飛返香港,臨到達前半個鐘,竟然遇到突發氣流,先前機司全無warning,而且已解安全帶,機身被拋一拋之後急速沖下,我反應比較快,第一時間抓實兩邊椅柄,鄰坐的同事慢了一點,只可抓實我的手肘叫,有D似玩緊跳樓機,後兩排有個男人「心臟病發式」一輪大叫…

-

原來緊急時,我係叫唔出聲…一片空白…

 -

我都發覺自己由細到大有呢種「收埋情緒」既…缺點定優點?一次跟同學去分流wild camp,有雨所以大顆躲入營唱歌。天黑,同學話返自己營度拿電筒先再唱過,我無帶所以繼續留響營…佢地離開無幾耐,一隻「物體」由營頂跌落我膊頭,夏天著衫薄,所以我完全感覺到佢有爪、有尾,由膊頭一直貼到我腰下部,當時我毛管棟起晒,佢既爪穿透我T恤正在顫動,好想再爪穩些我這個「依附物」,我趁機一手將「物體」撥落地下然後衝出營,同學見我面色凝重問我做咩?係咪有老鼠、蟑螂?我話:有四隻腳一條尾,好硬,應該唔係老鼠。

 -

三個男同學拉埋營鍊手執燒义地毯式搜索。佢地初頭仲有講有笑,因為佢地係去慣camp,又係資深童軍,又放晒硫磺話唔會係蛇…點知後來三個叫得好大聲。大戰一輪,就义住條我到而家都唔知佢咩品種既三角大頭,紅色身既唔知四腳蛇定蜥蜴既野?幾個女仔驚到喊,男同學問我:你有無俾隻野咬到?隻野應該有毒…你好似叫都無叫過一聲喎?

-

Next